中國知識產權注冊服務領先平臺
描述
021-63518415


申請已注冊知名商標的簡化標識,能否獲得“延伸保護”?

瀏覽: 作者: 來源: 時間:2021-10-02 分類:行業新聞
三是延伸申請須是善意的,不能是對引證商標的惡意摹仿,否則背離商標法保護在先商譽的立法初衷。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國知識產權報(ID:cipnews)

在已有注冊商標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基礎上,申請注冊前述商標的簡化標識,能否順利注冊,獲得“延伸保護”?圍繞著第31710369號圖形商標(下稱訴爭商標)引發的商標申請駁回復審行政糾紛一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終審判決給出了答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指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其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在已注冊商標基礎上的保護性延伸注冊新商標不應當破壞已經形成的商標注冊秩序,特別是不應當和他人已經在先申請注冊的商標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標。

據了解,該案訴爭商標由達馬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達馬公司)于2018年6月20日提交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十字褡、服裝綬帶、服裝、鞋、襪等第25類商品上。

經審查,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作出決定:對訴爭商標使用在十字褡、服裝綬帶、浴帽商品上的注冊申請予以初步審定;對訴爭商標使用在服裝、鞋(腳上的穿著物)、襪等商品上的注冊申請予以駁回。

達馬公司不服上述駁回決定,于2018年12月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申請復審,并提交了該公司相關商標注冊信息及在各國有關使用證據、作品登記證書、用以證明公司知名度的材料等證據,請求對訴爭商標在全部指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冊申請予以初步審定。

國家知識產權局(根據中央機構改革部署,原商評委的相關職責由國家知識產權局行使)經審理,作出駁回復審請求的決定,達馬公司不服繼而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達馬公司訴稱,訴爭商標是其在先知名商標的簡化;最高人民法院曾認定其在先知名商標的著作權;訴爭商標與原商標局在部分駁回決定中援引的第27121238號圖形商標(下稱引證商標一)構成近似商標予以認可,但未與第15044283號商標(下稱引證商標二)構成近似商標;引證商標一系搶注,其針對引證商標一提起了商標異議申請;鑒于2件引證商標共存的事實,根據審查標準一致性原則,訴爭商標也應被核準注冊。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二的圖形構成相似,二者在指代事物、整體視覺效果等方面相近,訴爭商標并無其他顯著部分可與引證商標二相區分,應認定為近似商標。同時,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服裝、帽子”等商品與引證商標一核定使用的“服裝、帽”等商品、引證商標二核定使用的“服裝、帽子”等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費群體等方面相同或相近,已構成相同或類似商品。由此,法院認定訴爭商標與2件引證商標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

針對達馬公司提出的訴爭商標系其在先知名商標的簡化,可予初步審定的主張,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其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故上述主張不予認可。

就達馬公司提出的著作權相關主張,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未予支持。對于達馬公司主張的商標審查中的“個案性”,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以商標授權審查因各案事實情況不同可能結論各異,本案2件引證商標共存的情況,并非本案訴爭商標獲準注冊的當然依據為由,未予支持。

綜上,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達馬公司的訴訟請求。達馬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經審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同樣認定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一、二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未認可達馬公司提出的引證商標一的權利人系抄襲、摹仿達馬公司商標,不應構成申請商標予以初步審定的在先權利障礙的主張;關于引證商標一、二與訴爭商標、引證商標二審查一致性的論述,亦未獲得支持。

此外,就已注冊商標的“延伸保護”問題,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其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在已注冊商標基礎上的延伸注冊新商標不應當破壞已經形成的商標注冊秩序,特別是不應當和他人已經在先申請注冊的商標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標。達馬公司所提申請商標源于其在先注冊商標,能夠起到區別于其他商標的作用、不會造成相關公眾混淆的主張不能成立。

綜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駁回了達馬公司的上訴請求,維持了一審判決結果。

行家點評

王樹展 上海漢盛(北京)律師事務所 律師:本案屬于在相同或類似的商品上注冊與基礎商標近似的商標的情形,也是商標延伸申請中較為常見的一種情形。

我國商標法中并無“基礎商標”的概念,商標注冊堅持個案審查原則,注重從商標標識本身來判定商標的近似性,但是商標延伸申請仍然有其合理性和正當性,依據在于商譽的可延續性和累積性。

商標是商譽的載體,商譽的高低可以通過商標的知名度來體現。如果延伸申請的商標保留了基礎申請商標的顯著識別特征,相關公眾認為基礎商標和延伸申請的商標指向的是相同的商品來源,或者認為二者之間具有特定聯系,那么在后申請的商標應視為基礎商標的延伸申請,基礎商標所承載的商譽也應延續至延伸申請的商標上。

這一點在司法實踐中也得到了認可。在2014年發布的《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的審理指南》中已有體現:“商標注冊人的基礎注冊商標經過使用獲得一定知名度,從而導致相關公眾將其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在后申請注冊的相同或近似商標與其基礎注冊商標聯系在一起……基礎注冊商標的商業信譽可以在在后申請注冊的商標上延續?!?/p>

基礎商標的延伸申請具有理論和實踐上的可行性,但是構成延伸申請須滿足一定的條件:一是延伸申請的商標與基礎商標應該是注冊在相同或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從標識本身而言,延伸申請的商標所“延伸”的應是基礎商標的顯著性,使相關公眾能夠將延伸申請的商標與基礎商標之間建立聯系。

二是延伸申請的商標的注冊不能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或誤認。從法理基礎上看,延伸申請的商標所“延伸”的是申請人的商譽,也就是基礎商標的知名度?;A商標經過長期使用已經具有了較高的知名度,使相關公眾能夠將延伸申請與基礎商標聯系在一起,則延伸申請的商標可以基于基礎商標獲得注冊。

如果基礎商標注冊之后并未使用或者并未達到較高的知名度,反而是在基礎商標和延伸申請的商標之間介入的引證商標具有較高的知名度,或者引證商標與延伸申請的商標的近似度大于基礎商標與延伸申請的近似度,這樣引證商標的介入就會切斷延伸申請的商標與基礎商標之間的聯系,導致相關公眾產生產品來源的混淆,延伸申請的商標自然不能獲得注冊。

三是延伸申請須是善意的,不能是對引證商標的惡意摹仿,否則背離商標法保護在先商譽的立法初衷。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國知識產權報(ID:cipnews)

最新內容
{转码词},{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